专访“李白”辛柏青:陈凯歌导演的水准和高度还在

文章正文
发布时间:2017-10-29 12:16

专访“李白”辛柏青:陈凯歌导演的水准和高度还在

2017-10-29 10:06来源:搜狐娱乐导演/陈凯歌/搜狐

原标题:专访“李白”辛柏青:陈凯歌导演的水准和高度还在

搜狐娱乐讯(哈麦/文科明/视频)过去多演电视剧和话剧的辛柏青回归大银幕了,在陈凯歌的新片《妖猫传》里,他演唐代大诗人李白,虽然没有主角白居易(黄轩饰)戏份多,但也是十分重要的角色。这个家喻户晓的历史名人,不好演,辛柏青一开始都没敢接,但没想到,到了片场,演的异常顺利,基本都是一条过。

《妖猫传》摘取了历史典故“力士脱靴”来塑造李白这个角色,但又有所演绎。故事是,唐玄宗和杨贵妃好不容易把李白招进宫,让李白写诗,李白在高力士的恳求下写了一首夸赞杨贵妃的诗,招来了唐玄宗的嫉妒,又让他还山了。辛柏青说,他演李白的时候就抓住了两点,第一,他是有才华的,第二,他是酒仙。“我们着重表现的就是他的那种洒脱,才华四溢的那种任性。”

电影预告片曝光以后,华丽无比的场景,不明确的故事线索和人物关系,让很多网友议论,会不会又是一部《无极》?陈凯歌导演还可信吗?作为演员,辛柏青十分肯定地告诉观众,这部戏是值得期待的。“这次合作了以后,我觉得凯歌导演还在,他那个水准还在,他那个高度还在。”

“凯歌导演最早让我演李白的时候,我都没敢接”

搜狐娱乐:李白是历史人物,电影里是根据史实来拍的,还是演绎的一个角色?

辛柏青:我觉得是史实结合演绎吧,可能演绎的成分更多一些。

有一个“力士脱靴”典故嘛,就是高力士给李白脱鞋,求李白写诗。但是你说具体是否真的发生了这个事,专家学者也曾经考证过,都没有一个确切的结论。

我们就当它是史实吧。因为我确实是按照历史上李白的那种形象来演的,就是所有的学者,包括他自己诗篇里凸显出来的气质,还原的是一个比较真实的李白。

搜狐娱乐:你之前对李白了解的多吗?

辛柏青:了解多呀,李白在中国那绝对是家喻户晓,妇孺皆知。四五岁的小孩就开始背唐诗,可能背的最多的一首就是“床前明月光,疑是地上霜。”

中国有13亿人口,可能每一个人心目当中都有一个对李白的认知。中国人太熟悉李白了,所以就不好演。

而且李白这个角色在《妖猫传》当中,又是惊鸿一瞥很快就过去了。戏多嘛就可以少演点,戏少就得多演点。因为要在短短的时间内把他最光彩的,最具有性格特色的那几面展现出来,这其实难度挺大的。

当然我在这个有限的时间里边,紧紧抓住了他一点,也不能说一点吧,就是他是有才华的。还有就是,李白除了是诗仙以外,他还有一个名字,酒仙。就包括杜甫写诗都说他是“酒中之仙”。所以就是在酒上面作了一些文章。把他的那种狂放不羁演绎的更多一些。

搜狐娱乐:你们拍戏的时候是正常状态拍,还是说需要喝点酒?

辛柏青:正常状态拍。我记得陈红姐过我,拍戏之前要不要喝点,我说好啊,可以调整状态。然后她说,剧组准备了酒,是当地的白酒,还挺好的。后来就把这事给忘了,去了现场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后来我自己就突然有那种状态了。而且也不想演的那种,就为了醉而演醉,实际上你说谁是醉的?谁是醒的?有可能我认为李白在醉的时候,实际上心里是最清醒的。众人皆醉我独醒,他正好反着的。就没有刻意去演醉态,而是狂妄、狂放的那一面展现的更多。

搜狐娱乐:除了剧本之外,有没有专门研究一些史料来了解这个人物?

辛柏青:跟凯歌导演聊完以后,我说我需要做哪些准备呢?他说你不用准备了,你就看看那个《李白与杜甫》吧,郭沫若写的一本书,然后我就去翻了那本书。

它主要是很学术的,比较了一下李白和杜甫之间的不光是生平吧,还有诗上的一些风格上的差异什么的。在那本书里我得到的挺多的,不光是看了李白更多的诗和他的一些经历,再有就是杜甫,杜甫实际上不吝笔墨的去夸耀李白,写了很多诗是给李白写的。就对李白那种称赞吧,是表露无疑的,一点都不吝惜的。在这里面受了很多的启发。

搜狐娱乐:我们学唐诗,印象中李白是比较狂放,比较飘逸。电影里导演需要的是这样的一种状态吗?还是另有所想?

辛柏青:对。凯歌导演最早找我,聊起让我演李白的时候,我都没敢接。我只是觉得,我试试,或者说我也想想。后来凯歌导演也特别含蓄,说行,你想想,我也想想,咱们都想想。

我说那我做一个造型试试看吧,因为我从来没有演过这种唐朝人,没有演过大古装。后来就做了一次造型,当那个造型完成了以后,穿上衣服了以后,我一照镜子说我能演了,我就直接跟凯歌导演说,我觉得我可以演了。凯歌导演也说,嗯,首先你在形象上有几分相似了,至于演成什么样,我现在也想象不出来。我说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觉得我能演了,就去了剧组了。

实际上这个李白啊,他挺传奇的,好多人知道他是写诗一流。成天喝大酒。但是很多人不知道他还修过道,他还练过剑呢,他剑术也是一流的。然后曾经跟那个道长呢,还正经修过仙。但是毕竟电影的篇幅有限嘛,我们着重表现的是他那种洒脱,才华四溢的那种任性。因为他有才,所以他任性。展现的更多的是这一面。

“李白写了一首夸赞杨贵妃的诗,招来了唐玄宗的嫉妒”

搜狐娱乐:你在演这个电影之前对唐朝是一种什么样的想象?诗人在那个时代处于什么样的地位?

辛柏青:以前对唐朝还是有一些了解的嘛,就觉得唐朝可能是中国封建社会历史上最开放的,最包容的一个朝代,因为胡人可以做到镇守以上的节度使,他甚至都不是中原人。包括日本来的遣唐使也给他们官职,可以每天在皇帝身边。这种大国辽阔的心胸,唐朝是做到了极致了。

演这个电影的时候呢,也同样感受到了凯歌导演在这方面的用心。实际上特别突出了唐朝的那种文化氛围。

唐朝是挺尊重诗人的,有很多诗人都曾经入过仕,李白也是有过这些经历。但是这个电影里用了比较巧妙的一个桥段,解释了李白为什么在京城呆不住了,可能就是因为写了一首夸赞杨贵妃的诗,招来了玄皇帝的嫉妒,然后就让他回山了。但是这只是一个演绎啊,我觉得在唐朝对文人还是很尊敬的。

搜狐娱乐:杨贵妃、唐玄宗、李白三个人,好像是有一层三角的关系,不知道电影里面怎么处理的?

辛柏青:电影里边怎么处理的啊,反正就是被玄宗赶走了呗。也不能说的那么明确嘛,毕竟没有一个官方记录说玄宗生气了。也是用了一个比较巧妙的办法。

所有人都特别高兴,就说终于把李白请来了。因为他是天子呼来不上船的那么一个人,谁叫都不来。当今皇帝叫我能怎么着,我不想来可以不来。然后生生被高力士扛来的。

扛来以后让他写诗,说谁让我写啊,说当今的圣上和娘娘,别人让我写我都不会写,除非我自己有感而发的写。最后高力士实在没折了,说我求你,说这个你真得写,然后他就逗高力士嘛,那你把靴子给我脱了我就写,没想到这高力士还真就给他脱靴了。李白也就写了。

写的时候实际上并没有见过杨贵妃,当然这是我们在演绎啊。真实历史上应该是他见过杨贵妃以后写的这首诗,“云想衣裳花想容”那个,我觉得他应该是见了杨贵妃写的。

写完了以后大家都特别高兴,那么一个大唐最有才的诗人,写了一首那么有浪漫情怀的诗,就是真是不一般人能写的。所有人都特高兴。

然后这首诗送到玄宗那,玄宗看完以后就行了,让他回家吧。我觉得应该是有一点点那种别人为什么写不出来,可能玄宗自己也写不出来那种,那种小醋意吧。

“陈凯歌导演的水准还在,高度还在”

搜狐娱乐:陈凯歌导演在指导表演方面有哪些比较独特的地方?

辛柏青:跟凯歌导演合作的经历还挺愉快的,特别难忘。

凯歌导演说戏呀特别细致,先跟你说历史背景,然后说人物性格,再说人物关系,然后再引经据典的告诉你曾经他们怎么怎么样,有过什么一段美谈,这段话是什么。然后有些什么类似的人,做过什么样类似的事。

你从他那能得到无限的信息量,这就特别考验演员的定力,就是你要摘取最需要你展现的那个信息。如果你全听了那肯定就听蒙了,如果你要不听的话,可能最有用的,最闪光的那一部分又捕捉不到。

在沟通上我跟导演应该是达到了一个共振,就是比较协调,都在一个理解层面上吧。所以沟通起来特别顺畅。

我没想到会拍的那么顺,实际上为了演这个戏啊,我已经做好了充足的思想准备了,我觉得是不是得脱层皮啊,因为导演曾经说过,说李白有可能是非常规演法。我想什么叫非常规演法啊,就想,好吧,到了现场那我就把自己所有的身心全都献出来吧,准备脱层皮的那种想法。

没想到第一个镜头就让导演认可了。导演就说我们大概走一下位置,走了几遍以后说不试了,我们直接拍可以吗?我说可以,那直接拍吧。一拍,导演说有了,这个特别好,就这样。我不要再拍了,用不着再拍了,就是它。你知道吗?第一次演,就被导演肯定了,尤其是凯歌导演肯定了,那种自信心一下就爆棚了,哦,原来是这样。往后就特别特别顺利,拍的飞快。

搜狐娱乐:凯歌导演前后期作品口碑上有点褒贬不一,你跟他合作之后对他的作品,包括他本人,是什么感觉?

辛柏青:我觉得凯歌导演还是一个特别有修养的,有自己独特的艺术见解的一个导演。之所以有一些褒贬,那可能是跟题材呀,跟那个时期的某一种状态有关系。

但是这次合作了以后,我觉得凯歌导演还在,就是他那个水准还在,他那个高度还在,这部戏是值得人期待的。我也是刚刚看了那个几分钟的片花,挺惊艳的,我特别期待能看到全片。

“电影不好碰喜欢的角色,很多不成熟的剧本”

搜狐娱乐:你过去演的电视剧跟话剧多一些,电影作品相对比较少,什么样的原因有这样的倾斜?

辛柏青:电影作品其实不好碰自己特别喜欢的角色,以前也是有来找的,但是有很多不成熟的剧本,然后就一直一直推推推。

电视剧篇幅长嘛,交代的会更丰富、更完整一些,所以就是拍电视剧稍微多一些。

但同时我又是一个话剧演员,在舞台上演戏的时候,那种快感是拍影视剧可能替代不了的。自己的兴趣点又在舞台上,所以演话剧演的也比较多。

搜狐娱乐:之前行业里更注重流量明星来堆卡司阵容,这两年有一些变化,比如《羞羞的铁拳》这个班底,也都是演话剧的,现在大家也特别喜欢。你觉得有这样的变化吗?

辛柏青:在我自身上没有发生这种变化。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儿吧。市场越来越理性,越来越成熟。观众审美要求也越来越高了,这是一个必然。想看更多好的,有质量的作品,想看更好的演员去演绎。

之前的那些我觉得也是一个必然,市场需要那就出现了。这个都是这个阶段不可取代的,也不能说人家不好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责任编辑:

声明:本文由入驻搜狐号的作者撰写,除搜狐官方账号外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搜狐立场。

阅读 ()

投诉

文章评论
—— 标签 ——
首页
评论
分享
Top